19世纪的时候,西方人要想改掉坏习惯,普遍通过树立道德榜样,在牧师的帮助下克服欲望远离诱惑。但现如今,这种方法渐渐失效了。《纽约时报》网站刊载了戴维·布鲁克斯的评论文章,题为《马基雅维利的诱惑》(TheMachiavel-lianTemptation,2012年3月2日)。

文章引用了《习惯的力量》(ThePowerofHabit,作者查尔斯·杜黑格)一书的数据和观点,“我们超过40%的行为是受习惯管控而不是决定”。

如果把19世纪的模式比作由一个道德卫士的话,那么现在的新模式就是一个马基雅维利式的权谋政治家,你要把他放到自己脑子里,操纵自己的神经网络,甚至和自己做斗争。给自己“好的”引导和支持而摒弃“坏的”习惯和暗示。想想这篇文章之所以有这样一个题目,还是因为在《君主论》的盛名之下,马基雅维利留给后世的通俗想象就是一个以操纵取乐的代言人。

如果你想选一门外语做第二语言,《经济学家》的编辑丹尼尔·富兰克林告诉你“西班牙语是最好的语言”(SpanishisTheBestLanguage)(经济学家网站旗下INTELLIGENTLIFEmagazine,2012年3月)。

在美国,拉丁美洲人正在文化商业和政治方面不断扩大其影响,西语文化正在挑战传统的盎格鲁·新教文化。上世纪90年代,美国最大的西班牙语电视网络Univision成立。据《华盛顿邮报》当时报道,Univision当时在纽约芝加哥和洛杉矶18岁至34岁间的晚间电视新闻观众当中的收视率,已经相当于甚至超过了CNN和FOX这些老牌大公司。

这种挑战形势之严峻,令塞缪尔·亨廷顿为代表的学者政治家们忧虑万分。在亨廷顿的《WHOAREWE》一书中,他针对拉美裔人的美国梦(Americanodream)宣称:“不存在Americanodream,只有Americandream。它是由盎格鲁·新教社会创造的。墨西哥裔美国人只有用英语才会在这个社会之中分享到它。”但未来如何呢?时势比人强,未来形势已经注定使用西班牙语的拉美人将会成为美国最大的人口群体。

乔纳森·海德特试图从心理学角度出发,剖析道德和宗教如何造成美国的政治分裂。以两党竞争为例,海德特认为共和党对道德心理学的理解要比好得多。共和党的广告口号和演讲总是能直达人心。而正相反,总是执着于公平自由,而把忠诚权威神圣视为危险和有害的。

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早就在其专著《我们濒危的价值观:美国道德危机》一书中指出,美国长久以来陷入道德辩论之中。两本书的内容形成一个互文关系,印证了美国的保守派更好地利用了人类的心理机制,用道德绑架了整个美国社会,使举国长期处于一种紧张的道德关系之中。

海德特希望自己的书能够让人们知道这一机理,为刷新这种自以为是“正义”的思维提供一个停顿,能够冷静下来,换位思考跨越道德的分野。

理查德·布洛迪在《测试模式》(TESTPATTERNS2012年3月,纽约客网站)一文中介绍了美国的自由派和保守派对美国教育政策的争论和分歧。“大部分孩子事实上都处于国家的监管之下。他们平常每天都呆在叫做学校的体系中,晚上和周末的时间也被学校的作业所牵制。正如柏拉图的《理想国》中所指出的,教育本质上是政治的。”

有趣的是最后一句话,“教育本质上是政治的”。美国自由派主张教育应当遵循公平和机会均等原则,但保守派则试图将市场机制引入教育体系,从根本上看,这种争执仍然出于试图主导国家不同走向的政治理念。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kkst.com/,欧联沙姆洛克流浪